《中国经济导报》专访胡敏教授

  •     2014-08-16 10:05:23  
  • 供稿单位:本站原创   责编:新航道

  万博官网注册总裁兼校长胡敏教授

  你在准备高考的过程中,花费了多少时间在学习英语?恐怕很多人回答出的数字将超出自己学习母语的时间。这些时间恐怕还不包括参加各种新概念、剑桥英语、口语等与高考不直接相关的兴趣培训班的时间。但当2017年高考新政公布之后, 英语的地位似乎出现了松动:英语将不再与语文、数学一起参与形式上的高考,而是采取社会化考试的方式,一年多考。

  英语不再重要了吗?虽然2017年高考新政公布了已有一段时间,但学校、学生以及社会上整个英语培训产业对这些问题的疑惑并没有消除。故中国经济导报特请英语教育专家、新航道国际教育集团总裁兼校长、国际关系学院英语系原副主任、硕士生导师胡敏教授来解答高考改革之后,英语究竟将在中国学生的学习生活中占有怎样的地位。

  英语改革是时代的呼唤和需求

   中国经济导报:之前关于“英语将退出高考”的消息引发了广泛的讨论,虽然教育部随后进行了辟谣,并提出了2017年高考改革新政。但是关于英语考试在高考中的地位和形式问题依然受到热议。您认为高考新政提出之后英语的地位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英语高考改革是否有其时代必然性?

  胡敏:应该说改革之后,英语的地位在高考中不是被削弱而是更重要了。今天是全球化、国际化的时代,英语已经不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它属于全世界,学好英语是这个时代的呼唤。

   我把英语教育在我国的发展分为3个时代,首先是1.0时代——敲门砖时代。早在二三十年前,如果被问到为什么要学英语,许多人的回答可能是:英语是一块 敲门砖,是在学校拿文凭、在单位评职称、晋升等必不可少的条件。对于那个时代的人来说,因为环境的相对封闭,在实际工作和生活中使用英语的机会几乎没有, 所以只用死记、硬背、考试、过关、拿文凭就可以满足需要了。而且,即使是现在也还有人为了职称英语考试而烦恼。

  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英 语学习开始进入2.0时代——工具时代。那时,我们国家越来越开放,经济、政治、文化等方方面面与国际接轨,英语学习的内涵也悄然发生了变化。对于大多数 70后和80后的学生来说,英语就是一门工具,无论是升学、找工作还是与外国人交流,都能派上用场,譬如北京秀水街外贸市场的小贩,学几句英语就能拉生 意,赚到钱。英语也从纸面上的东西,进入到了我们的生活和工作中。从英语学习的方法上讲,这一时期人们更关注的是如何对“工具”临阵磨枪,如何寻找捷径来 巧妙应对,追求短期效果,忽略长期积累。然而我必须指出的是,把英语当作一种工具这种学习理念是有缺陷的。因为工具只有在人们需要使用的时候才会想起,平 时是束之高阁,所以会生锈。这也很好的解释了许多英语学习者的痛苦:花了很大精力去学,但平时用的机会不多;到要使用的时候,英语却生锈了,忘却了,于是 再学,再忘,陷入恶性循环。

  现在,21世纪的前10年已经过去,地球村、国际化、全球经济总量第二,这些不争的事实无不昭示着一个趋 势:中国已经和全世界融为一体,中国人的英语学习,也从工具时代进入到英语学习3.0时代——能力时代。越来越多的学生去国外留学,越来越多的跨国企业在 中国开展业务。在这样一个时代背景下,英语不仅仅是敲门砖、工具,更是成功者必须具备的一种能力,是你有真才实学,真正能在学习工作中发挥作用。

  这个时代就是英语考试改革的大背景,并且使英语高考改革具有其时代的必然性。所以我很坚定地认为,如果英语高考改革从时代发展的需要出发,那么英语的地位一定是更重要而不是被削弱。

  英语已经进入高能高分的时代

  中国经济导报:在英语高考改革提出之后,很多人开始探讨应该用怎样的方式衡量学生的英语水平更合适,您从事英语教育多年,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目前我们国家的英语考试形式是否是最优的,或者说最符合我国国情的?

   胡敏:提到英语考试形式的改革,我想举一个例子。2005年托福考试进行了改革,将原来全是客观题的考试形式改成了阅读、听力、口试、写作4个板块的考试。当时托福考试的市场占有率已经很大了,为什么还要进行改革?原因很简单,因为它受到了在当时一种更与时俱进的英语能力考试的冲击,就是雅思考试。雅思考试比托福晚出现,但是后来居上,更早采取了对英语听、说、读、写四大能力的综合考察。这就导致很多高等院校、跨国企业、大型机构发现这种考试更加能考察 出英语的能力,所以雅思考试迅速占领了市场。而托福也不得不被动地做出了改革的选择。

  而我国的英语高考改革也是这样。以前我们更注重知 识点的考察,现在显然我们应该更注重英语能力的考察。所以在今后的英语考试改革中,可能英语知识点考察的难度会下降。但是对语言运用能力的考察难度会上 升。今后的考试可能词汇量不会要求那么大,语法知识点不会要求那么多,但是对语言沟通技能、交际能力的要求会提升。比如如何委婉地拒绝、如何打听信息、如 何求职、如何邀请不同身份不同社会地位的人,等等。

  所以改革之后的英语考试,应该说在卷面看起来英语语言知识点难度会有所下降,但如果学生想要考好则必须具备较高的英语实际运用能力。即这种形式的考试将把学生带入一个高能高分的英语学习时代。这也是对于语言学习的一种科学的精神和态度。

  当然,我认为英语高考改革也需要一种实事求是的精神。985、211的院校对学生英语水平要求肯定是比较高的。而专门培养专业技能,为具体职业输送人才的院校对英语就没有必要要求太高。所以社会化、更灵活考试形式也体现了这个时代一种实事求是的精神。

  英语教育改革不能流于形式

  中国经济导报:您在公立的和私立的学校都从事过英语教学工作,您认为英语高考改革分别对这两类学校的冲击如何?改革是否会带来一定的成本?未来进一步改革的趋势是什么?

  胡敏:我认为这次英语高考改革无论是对于公立的大学、中小学还是体制外形形色色的培训机构都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因为改革后的英语考试一定是更注重英语智商和英语情商的双重考核。以前我们的考试只注重英语智商而不注重英语情商。英语智商指的是学生对于词汇、语法等 知识点的掌握。而英语情商指的是能在各种时间、地点、语境和不同身份的人进行有效得体的沟通。从时代的大环境看,显然目前英语情商更为重要,也是今后英语教育发展和改革的大趋势。

  英语教育改革对于公立和私立院校的影响是不一样。私立学校机制相对更灵活,转变起来更容易。而公立院校面临的最大的挑战是英语教育指导思想的转变:从应试教育转为应用教育,即院校应该培养学生的英语应用能力。另一个挑战是公立院校的激励机制的建立,即如何充分调动教师的积极性去努力提高自身的英语教学能力。应对这两个挑战就是一个很大的工程了,需要一段比较长的时间和过程来完成。

  同时,我认为,英语教育改革不应该只停留在形式上,比如高考英语分值由150分降到120分,这只是形式层面上的改革。但实际上无论高考英语要改成多少分,在我国现行的英语教学体制下,如果大的思想观念不改变,就是把150分降到100分或者划分相应的等级,家长和学生依然会为之疯狂,家长还是会削尖脑袋,带着孩子 满世界去跑,去参加各种培训班,去参加各种比赛。

  改革不是跟风,看到别人改,自己也跟着改。改之前要想清楚理论依据是什么,社会需求是什么。在我看来,真正的改革要从六点着手:教育理念、课程设置、教材体系、教学方法、教师队伍、测评手段。考试只是整个教学系统工程中的一个环节而已。如 果真的要改,还是要从整体与细节一起着手,从源头上去改。最终,要强调学生的英语交际能力而非单纯的英语语言知识。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马芸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