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丨 胡敏:我觉得 “全民留学” 时代来了

  •     2017-09-05 10:41:45  
  • 供稿单位:本站原创   责编:新航道

 

《环球时报》专访胡敏教授

故事的开始是这样的

  17年大学教师 ,17年培训机构老师,胡敏称自己是“在庙堂和江湖之间行走的人”。2004年辞去新东方总裁兼校长职务,40 岁的他赋闲在家,正赶上街道办事处换户口本,得知他当时没单位、没职业后,工作人员在户口本上写了两个字:无业。几个月后,他终于找到方向:希望江湖里多一些庙堂的气息,把严谨、系统、科学、规范的东西注入社会培训机构。

  偶然间,胡敏看到一本书:《开辟中国教育的新航道》,他把目光定格在书名上,之后,他给自己的新创业公司起了个名字:新航道。13年后,它的英语培训班开遍全国。在新航道的中关村总部,有一面“励志墙”,上面有来自哈佛等海外名校的录取通知书。

  “我希望做麦田里的守望者”,穿一件暗灰格子夹克的胡敏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要把孩子从高分低能的错误道路上拉回来。”他说话时内敛、严谨,感觉更像一位学者,而不是企业家。

 

像学唱歌那样学英语

环球时报中国孩子学英语的错误道路是什么?据说您儿子看了六遍《老友记》,不断熟练是学英语的秘诀吗?

 

胡敏:美国作家塞林格的小说《麦田里的守望者》描写了这样的场景:我站在悬崖边,看见一群孩子跑过来,我就把他们叫住,让他们朝另外一个方向跑。我认为,中国英语教育的悬崖就是,学了十几年,还是哑巴英语,不会运用。我希望让英语教育回归本质——学以致用,这是我创业的原动力。

 

我们明确主张高能高分,不是高分高能。二者有本质区别。高分高能是通过备战考试的过程提高英语水平,但能做到的人极少,大多数是高分低能。而高能高分以终为始,因为高能所以高分。学语言的终极目标是运用,而各种考试只是检测英语能力的手段。

 

 

        在这种基础上,教学方法有两条线,一是知识,包括词汇语法、听说读写等知识要系统传授。二是技能,在什么场合、与什么身份的人谈什么话题,用什么语言进行得体的沟通,这是语言能力。其实,我们应该想想当时是怎么学母语——语文的。我们很少做选择题,大量做的是抄写生字、背诵课文、组词造句、读名著……为什么学另外一种语言,这个世界就不是那个世界了?越简单的道理越容易被忽略。

 

学语言就像学唱歌一样,对着 KTV里的影像刻意模仿,看歌手的表情,体会他唱歌时的心情,然后加上自己的特点,歌就会唱了,学语言也是这样一个过程。现在把《老友记》放一段,停下来,我的孩子就能把后面的台词全部背出来。现在满世界都是英文读物、影视资料,但是有多少孩子愿意花时间去反复听、反复练?很多时候孩子们都把精力、金钱浪费在寻找捷径上。所以,英语培训机构的使命,就是提供一个平台,让学生接触正确的学习理念和学习策略,并进行强化训练。

 

 

环球时在线教育会对传统培训市场造成冲击吗?人工智能的发展使翻译软件趋向精准,学英语还有必要吗?

 

胡敏:我看过一个小视频,两个主持人在台上,一人手里拿着个机器,你讲中文,机器马上把它翻译成英文;我讲英文,机器立刻翻译成中文。机器人说话,形式上没问题,但如果我很愤怒地说句话,人工智能会表达出来吗?在线教育也如此,现在确实有很多优质的在线英语课堂,但你始终觉得缺了什么东西。语言是很敏感、很脆弱、很细腻、很丰富、很精彩的东西,一定要现场感受才能捕捉到。语言之外也附加了很多信息,这些都是人工智能或者在线教育暂时没办法很好传达的。

 


十个孩子中有三四个不适合留学

 

环球时报李光耀提出“母语为本,英语为用”,双语政策是新加坡成功的重要基石,您认为中国是否应该采取类似的政策?

 

胡敏李光耀是根据新加坡当时的国情和时代背景提出这个观点的。新加坡原来是英属殖民地,而且民族多元化,有很多语言,但一个国家的治理要借助语言的一致性。后来,新加坡的官方语言定为英语,使新加坡国际化程度迅速提高,成为亚洲地区的发达国家。

 

我再讲一讲日本,日本在 2001年开始认真地反思衰退的原因。成为经济强国后,他们一度自大,慢慢丧失了跟世界沟通的桥梁,这个桥梁就是英语。所以日本在 2001年前后把英语能力培养提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2016 年中国教育部发布信息,要把中国人的英语能力分成 9 个等级系统,大概在 2020年开始在地方上推行。听到这个消息我很振奋,中国终于开始把英语能力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

 

必须承认,世界上 85%的信息发布是用英语来表达的。“英语为用”,就是要让国家与国际接轨,与世界对话。同时,“汉语为本”非常重要,如果母语没学好,只是英语非常熟练,那会变成一个没有中国文化内核的人。所以,要真正成为越来越有全球竞争力的当代中国青年,一定取决于你的语文,包含汉语和英语两种语言。

 

 

环球时现在中国已经从精英留学发展到大众留学,您怎么看这种趋势?

 

胡敏我觉得甚至可以称“全民留学”的时代到来了。这些年中国经济在腾飞,中产阶层在崛起,有实力让孩子拓展视野。现在,留学的高潮还没有达到最高峰。之前一说留学主要是去欧美国家,特别是英语国家,但国家推出“一带一路”倡议后,也会带动“一带一路”周边国家和地区留学生人数的上涨。所以,中国留学人数在未来 10 年、20 年会达到峰值,从现在的 400 万人上涨到 1000万人,实现“全民留学”。

 

留学能开拓视野、增长才干,便于加强国际交流,提升个体的全球竞争力,是非常丰富、有意义的人生体验。但有一些家长把孩子送出去,是跟风、攀比,并没有认真思考为什么要让孩子出国留学。实际上,并不是所有孩子都适合留学,也许 10 个孩子里就有 3 到 4 个不适合,比如说,自控能力比较差、有坏习惯、性格较自闭、抑郁的孩子,在出去之前先要解决好这些问题。

 

 

未来将诞生培训巨无霸

 

环球时报有统计显示,中国民办英语培训机构有 5 万多家,但良莠不齐,您对这一市场的前景怎么看?

 

胡敏:现在民办培训机构很多,中国英语培训市场大概有 600亿人民币规模,但做大的只有几家。10 年、20 年后,一定会出现两到三家英语培训机构的巨无霸,每个机构的市值应在人民币200 亿左右。

 

教育是一个很特别的领域,它不像其他商品,输出一个标准,就可以做标准化的东西,在全国建多少个分店。教育存在很大的区域差异、文化差异和个性化差异,但我坚信,在这个行业,资源会变得更加精良。

 

 

环球时报您当初为什么一定要从新东方出来,坚持自己创业?创业过程中最容易犯的错误是什么?

    

胡敏:本质上来说,还是有些理念不太一致吧。这是我的人生经历决定的。我要感谢新东方俞敏洪老师曾给我提供的平台,我从那个平台进入到培训行业,社会机构里比较好的东西对我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不过,从新东方出来后,我做的既不是新东方也不是原来大学的那套体系,而是两者结合产生了一个新的体系,开辟一个新的航道。

 

真正创业成功的人都会牢记最开始的梦想,也就是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但人有时容易偏离方向,被其他东西诱惑。所以你要时刻提醒自己,与杂音、噪音斗争,不能看人家赚大钱就冲进去干这个干那个。新航道也有过类似的经历,我们经常要把自己拽回来。

 

 

我前段时间跟一个创业青年聊天时说,想做一件事就埋头苦干,踏踏实实地做,你肯定能砸出一朵金花来。如果你一边飞舞着锤子,眼睛一边左顾右盼,就很要命。我经常读一些优秀企业家的传记,从他们身上吸取能量。他们中没有一个例外,都是具有坚韧不拔、钢铁般的意志,从来不动摇最初的梦想,即便刀山火海,也会奋不顾身。我们都相信,一旦你披荆斩棘跨过去了,外面就是晴空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