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设封闭式“私塾”教学服务 把教育资源利用率放大

  •     2017-11-25 10:07:47  
  • 供稿单位:本站原创   责编:新航道

“2017年九月份,李建就任新航道北京学校的校长。谈到北京学校的发展和优势,李建认为北京的学校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2017年九月份,李建就任新航道北京学校的校长。谈到北京学校的发展和优势,李建认为北京的学校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光明日报《留学》专访  万博官网注册首席运营官兼北京学校校长 李建

 

  2001年北京工商大学管理专业毕业后,李建在一家国企工作了一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恰逢新东方进行改制,李建在次年来到了新东方,从事财务工作。

  用李建自己的话说,自己本身是一个很励志的故事。初来乍到,他做的是前台收银工作,一份相对来说基础但又单调的工作。

  现如今李建再回想起当年的工作,仍然十分感慨:“做前台,让我了解到学校的整个业务过程。其实我知道自己不会一直做前台,而且那个时候对自己也是有规划和要求的。我们当时引入了欧美公司的前台收费业务系统,现在大部分学校、整个培训行业里面用的都是这个系统的模板。”

  在引入了业务规范系统之后,李建升任财务主管,负责北京学校的收入预算管理,包括费用支出的核算。虽是财务出身,做财务工作,但从此李建却开启了在教育领域的征 程。

 

光明日报《留学》往期封面人物 新航道

 

选择新航道与金钱无关,志同道合的人才会一直走下去

 

  在新东方工作了两年之后,2004年李建跟随胡敏(时任新东方总裁兼校长,现任新航道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来到了新航道,成为新航道创业元老之一。胡敏问李建对于新工作有没有要求,“当时我跟胡老师说的很简单,就是想来试一下,胡老师跟我谈的也很简单,说可能给不了多少钱,因为创业型公司的工资不可能比新东方那样成型的公司还高。”

  用李建自己的话说,创业之初时三个月的工资还比不上在之前一个月赚的多,但是选择新航道,与金钱无关。李建告诉《留学》记者:“我当时和胡老师说,其实钱真的不重要,我需要的是快速成长,想在胡老师的身边向他学习,看一个有成功经验的人是怎样去思考这个企业的运作,以及如何处理相关的事和人际关系。这个快速成长是需要站在他的肩膀上、站在他的身边,也就是换位思 考。”

  跟胡敏老师的结识源于新东方,他进入新东方的面试官就是胡敏。李建回想起去那次面试经历,依旧记忆犹新。胡敏在面试时提问他三个问题,“当时他很忙,我在那儿等了一下午,最后下班的时候,他让我到他办公室,胡敏老师问了三个问题:你抽烟吗?你喝酒吗?你是哪儿人?我说我不抽烟,不喝酒,我是湖南人,然后就走了。”

  多年后,李建一直坚信胡敏在看人方面有自己独特的眼光。“包括我们现在校长的聘用,其实与年龄、经历,或者学识方面关系都不大。我们讲究更多的是价值观趋同,胡老师打的比方就是,想上车的人上车,如果说你不是这个车上的人,你早晚都会下车,我觉得就是这样。”

  在李建看来,不仅平台要有包容性和开放性,参与平台的每个人要有共同的想法和价值观,这样大家才能走到一起。“虽然我们当时从新东方一起出来的人不少,但是陆陆续续有人走,也有人走了之后再回来,我们是一个比较包容和开放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的人,只需要认同我们的工作,踏踏实实做事,价值观和想法一致,这样才能一直走下去。”李建告诉《留学》记者。

 

 

三个词伴随新航道成长,“剩”者为王 方见英雄本色

 

  忠诚与感恩这两个词从一开始就伴随着李建的职业生涯。2002年李建去新东方求职的时候,在简历的页眉上写了两个词,一个是忠诚,另一个就是感恩。“其实那个时候提到感恩的人并不多,所以当时胡老师看了我的简历后比较有感触,后来他就说是这两个词打动了他。这么多年我一直坚持要做好这两件事,提出来也是方便能够让周围的同事监督我,这在管理学上面也是有理论根据的。”

  因为是财务工作出身,李建认为财务首要任务是保证对所有人的公平性,对所有人公平那就必然会跟领导,或和其他人产生冲突。所以一个公司要有完善的规定和准则,如果准则不能够保证公平公正的话,员工的忠诚就会出现问题。

  李建告诉《留学》记者:“这么多年在新航道的体制内,我虽与胡老师发生过正面冲突,但我能够说出我自己的意见和建议。比如胡老师批评我了,但如果我认为自己的选择是对公司好的话,我下次仍然会坚持,这也是一种忠诚的表现。可能和我以前做财务有关系,我后来懂得要去回馈和感恩大家,所以我觉得忠诚和感恩确实是一个人做事以及生活的根本。”

  而在新航道创业之初公司遇到了很多困难,公司的处境很窘迫,几乎穷困潦倒。“我当时跟他们开玩笑说,那时候公司账户上的钱还没有家里银行卡上的钱多,但是我们仍然对公司充满信心,其实我觉得这也是一种忠诚。所以在最困难的时候,我把北京的房子抵押了,把钱拿过来给公司用,这件事只有我跟胡敏老师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李建向《留学》记者透露。

  对于另一个词“坚持”的解释。李建认为自己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在他看来,现在的社会讲究“剩”者为王,很多上市企业的高管,都是企业创立之初的元老,这无疑体现出坚持的含义。

  李建告诉《留学》记者:“不是说走的人不优秀,他可能有机缘巧合,以及各种各样的因素促成他离开。留下的人并不一定是最优秀的,新航道离开的人中比我优秀的有的是,只是我后来坚持了下来,没有被当时的困惑、诱惑、或者困难打倒,坚持跟新航道一起挺了过来。”

 

 

封闭式“私塾”个性化教学服务,群体效应有利学生身心健康

 

  九月份,李建就任新航道北京学校的校长。谈到北京学校的发展和优势,李建认为北京的学校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因为集团总部就在北京,所以很多资源我们都能第一时间用上,包括新出的产品我们能够预先使用,另外我本身是集团的首席运营官,争取把教育资源的利用率用到最大。”

  北京学校的一大特色就是开设了全封闭班级模式。一个班级大约有20个左右的学生,配备5个助教,助教和学生的比例维持在1:4左右。封闭班全程都有助教,包括每天早晨喊学生起床、吃饭,课前准备工作、检查学生作业、辅导学生作业、督促学生准点睡觉,既管学习,又管生活。对于这样的个性化服务,李建告诉《留学》记者:“这样的话学习效果要好很多,家长也放心。因为都是封闭式的,孩子在里面学习和生活一段时间以后,除了学习本身进步以外,还能交到很多好朋 友。”

  在李建看来,这样团体封闭式学习是具有社会性的。“学习绝对不是说一个人在家里自学,现在有这么多成功人士,有多少是没有在学校学习过的?从小一个人埋头苦学的成功人士,那绝对是个鬼才。天赋能使很多人在某一方面特别擅长,但是学习是讲究协同效应的,我们称之为群体效应。”

  小群体教学的方式很容易与古代的私塾联系在一起,而正是这样的一种“私塾类”学习模式,让学生真正受益。李建向留学记者透露:“如果真正去提高学生学习效果的话,小班制是最好的方式,大班制不可能做到刚刚我说的个性化服务,因为这很难做到,人多了每个人得到的资源也就少了。但是在一个相对小的规模里,大家相互之间你追我赶,这对学生的身心健康都有很多好 处。”

 

 

澳洲学校开张季,留学生集体来帮忙

 

  在新航道特殊的教育模式和体系下,学生对新航道更加有认同感。与此同时,新航道也将更多的学生送出国,实现了他们的出国梦。有一件事让李建至今念念不忘,2017年3月份李建去了澳洲,当时正值新航道澳洲分校开张,办公的地方还没有装修好,而澳洲方面的人手又不够。

  李建告诉《留学》记者:“澳洲那边雇佣人力很贵,我们很多在澳洲留学的同学大家都来帮忙,帮我们搬东西、发传单,当时我真的很感动,他们把新航道视为母校,这是对学校的认同感。所以我们现在在澳洲学校成立了校友会,包括国内北京的校友会、杭州校友会、武汉校友会,让他们之间彼此认识,也可以经常搞活动。”

 

 

未来开发青少年教育,留学低龄化热潮下本科出国最佳

 

  新航道的目标是做全球顶尖的教育机构,目前新航道的主要任务是把英语教育产业链做好、做完善,在这样的情况下将英语教育的产业链向下延伸,开发青少年教育品 牌。

  2015年新航道成立优加青少英语,推出9级标准。李建向《留学》记者透露:“开发青少年英语教育是基于战略上的思考。因为中国青少年的人数要比每年出国的人数多得多,但是我们还是要在做好我们自身留学教育的基础上去开发青少年英语产业。”

  根据美国《门户开放报告2016》显示,中国赴美留学本科阶段的学生人数已经连续2年超过研究生阶段的学生,同时,赴美就读本科的学生越来越倾向于更早的走出去。出国就读高中的学生的比例从2012年17%上升到2015年的27%。还有超过1/3的学生打算出国就读高中或预科以及语言学 校。

  针对目前出国留学生的年龄越来越趋向低龄甚至超低龄的现象,李建认为判断一个孩子是否具备出国的能力不是根据他的年龄,而是根据孩子自身是否具备出国独立生活和学习的能力。

  他告诉《留学》记者:“我认为适合出去的孩子,首先他性格要比较开放,另外他的独立性要强,还有孩子本身要有自我约束能力,而且从小的习惯很重要。当然还有那些硬件条件,语言要过关,考试成绩要好,这个东西我觉得是孩子本身的素养。如果真正想出去的话,我还是赞成上本科送孩子出国是最好的。而且我也觉得小孩在父母身边他能够感受到家庭的温暖,因为你太早把他送出去,小孩子他在国外也找不到归属感。”

  李建认为学生读本科出国最佳,在这样的情况下,学生可以有一些先天的条件,一方面经过十七八年在中国的学习,能够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另一方面学生的价值观在十七八岁时已经相对完善。很多父母担心孩子在国内学习压力大,现在国外的一些课程已经完全可以嫁接到国内的学校,能够让孩子在熟悉的环境中开始出国前的预备学 习。